水环境治理:一场久久为功的硬仗
        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舜泽表示,随着生态环境质量改善难度的加大,精准施治要求越来越高,亟需配套“稳、准、狠”的精细化政策。未来,政策方向将从过去后端、末端政策向前端推进,一方面主要体现在守住底线、不碰红线,要在生态环境容量过紧日子的前提下,建立硬约束,另外,还将综合考量产业结构、能源资源结构、交通结构、用地结构、城镇布局等。
        “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环境污染不是一天恶化的,所以改善起来比较难,需要打好突出重点的攻坚战,以及打持久战的系统安排。”吴舜泽表示,环境政策应当做好长远谋划与重点突破、阶段歼灭。
        在改善环境质量的政策导向上,吴舜泽提出了两个基调:第一是遏制负外部性,将重点放在政策制度的体系化、内生化,包括按日计罚、损害赔偿、责任追究、环境司法等方面;第二是彰显正外部性,改善环境者得利的政策制度还需要加快建立,包括生态环境优质优价的需求、价格、产权、财税、金融、绿色消费等政策;高质量发展或绿色发展的考核评估激励体系、生态补偿、转移支付、自然资源收益,让生态环保为经济做加法,兑现生态产品价值、生态环境价值。
        另外,吴舜泽认为,生态环境政策的制定不能只关注环保,还需要从经济发展这个轴线上去思考。环保政策对经济长期利好,短期影响较小,搞环保也可以拉动经济。
        “大家赶上了最好的年代。”E20研究院实行院长薛涛表示,从1998年到2008年再到2018年的三个阶段,我国水务上市企业从10家涨到17家再涨到44家,营业收入从5.5亿到7.3亿暴涨到26.8亿元。
        “‘十三五’后期,水务投资需求将超万亿元,污水厂提标改造或存千亿元空间,污泥需求强弱分化大,2000亿元市场余量待释放,水环境治理存在5000亿元资金缺口。”薛涛表示,中国经济将进入中速发展,我国水务投资也必将进入中速发展,环境领域进入“小阳春”的爆发时间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